• 撸起袖子加油干 扑下身子抓落实 2019-07-04
  • 特朗普威胁中国,如果中国报复性征收美国高关税,美国将征收中国额外关税,特朗普真流氓。难道中国是吓大的? 2019-07-04
  • 关键技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2019-07-03
  • 你没有意识到,也许做空气更好 2019-06-29
  • 北京地铁年内有望试点“刷脸”进站 2019-06-28
  • 来自学的大学课本根据马克思著作编写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 2019-06-26
  • 这个问题,不是我们那些学者所讲的,国家崛起美国害怕了。而是美国舞着大棒,配合国内的资本共同讹诈。 2019-06-25
  • 阴雨天气 家居物品该如何防霉 2019-06-25
  • 越南“反华”游行中 一名美国人被捕 2019-06-23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6-18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8
  • 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出台 2019-06-07
  • 风水神话的神话无穷无尽,小资产阶级都被逼成了城市无产阶级了,还在制造着神话 2019-06-07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5-31
  • 阳泉发现一枚疑似炮弹 警方迅速处置 2019-05-31
  • 第四十章:暗影动乱(2)
    作者:轻声悲伤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713

    昏暗的地下洞穴中,从洞顶垂吊而下的钟乳石仿佛一把把利剑,摇摇欲坠的悬挂在摩索布莱克城的头顶。

    几根稍大的钟乳石顶部,凑近看的话,还可以发现上面有着很多像脸盆一样大小,用树枝和破布混合着凌乱的羽毛搭建起来的鸟巢。鹰身女妖们就住在这里。

    相比于奴隶一样的牛头人和地位更卑微的地底洞穴人,鹰身女妖们的地位要高得多,这些半人半鸟的生物并不属于原生的地下生物,她们是地面上鹰身人的一个分支,在很早以前,跟随着第一批堕落的黑暗精灵来到了地下世界,并从此作为黑暗精灵的仆从,为蜘蛛女神服务。

    由于地下世界的地形限制,鹰身女妖们无法像鹰身人一样在空中发挥作用,低矮的洞穴很难让她们获得足够的空间来躲避射向自己的箭矢,因此,鹰身女妖们开始研习暗影力量,并以此作为她们生存的倚仗。

    绝大多数情况下,鹰身女妖们扮演着斥候,传令官和管家之类的职责,不错的智慧能够让她们清楚的了解主人的意愿,而优秀的短距离飞行能力则让她们得以将主人的意志以最快的速度传达到任何一个目标。

    但此刻,鹰身女妖们聚集在钟乳石上的巢穴中,冷眼旁观着摩索布莱克城里冒出的火光和传来的喊杀声,没有丝毫要加入其中的意思。

    没有了从头顶而来的暗影箭的威胁,被煽动起来的牛头人奴隶们不但击退了前来镇压的奴隶围场守备部队,更裹挟了大量的地底洞穴人,开始朝着摩索布莱克城中心区域前进,一路摧毁那些道路两侧的建筑。虽然这些牛头人平时像一头混吃等死的猪一样懦弱,但一旦被激起了凶性,深藏在他们身体内的力量还是会随着不断喷涌而出的热血而爆发出来。

    推翻一道简易的围墙之后,出现在牛头人们面前的就是干净的街道和鳞次栉比的高大建筑,装饰在外墙上的植物和宝石反射着纳邦德尔时柱的火焰光芒,无声的宣告着黑暗精灵们的富有。

    当然,还有不远处,在街道上列阵的黑暗精灵们!

    和那些充当奴隶监工的黑暗精灵们不同,这些排成五行十列的黑暗精灵们个个都穿着统一的黑色厚皮甲,头上戴着只露出小半张脸的精铁头盔,腰间挂着两把弯刀。

    明明只是五十个黑暗精灵,但那股气势,却把那些一路烧杀抢掠而来的奴隶们狠狠的震慑住了,一时间,黑暗精灵和奴隶们就隔着三四十米长的街道,遥遥对峙着。

    或许是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这边的那些奴隶们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就会丧失殆尽,几个领头的牛头人举了举手中的武器,朝着那些黑暗精灵们发出一阵怒吼,在他们的激励下,那些奴隶们也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开始推搡着前进。

    这只是一处小战场,摩索布莱克城密布的街道给双方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奴隶们无法像在奴隶围场那里一样聚集起足够的数量将那些黑暗精灵们压倒,而黑暗精灵们也不得不分出多个队伍,试图将这些暴动的奴隶阻挡在主城区之外。

    于此同时,另一支黑暗精灵部队则正在摩索布莱克城的东北方集合,准备给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一场热烈的欢迎仪式。

    和恩塔格瑞大陆不同,由于无法通过耕种获得足够的食物,地下世界的城市普遍都没有太多的人口,因为越多的人口就意味着越多的物资消耗,而相比于人类和精灵们的耕种方式,从周围的地下世界中所获取的物资显然无法支撑一座地下城市无止境的扩张人口。

    摩索布莱克城五万出头的人口,在地下世界的城市中虽然说不上多,但也算不上少,其中黑暗精灵就占了近四成,拥有四支数量为两千人的正规军队,其中以卓尔之子为第一,这支主要由暗影骑兵为主的黑暗精灵精锐部队虽然只有两千人,但战斗力足以和一支人类战团(2万人)相媲美。

    紧随其后的是被称为暗影之灵的魔法师部队,黑暗精灵擅长于刺杀和暗影力量,其中一部分对于暗影魔法有深入研究的黑暗精灵就成了暗影之灵的成员,这支部队同时也是黑暗精灵中最大的施法者部队。

    再往后就是分别由基达尔家族和迪雷家族控制的暗夜之刃和夺喉之刃部队了,前者擅长于伏击和刺杀,后者则擅长于正面对抗,夺喉之刃部队大多使用黑暗精灵特制的弯刀作为武器,这种既能近身砍杀,也能中短程投掷的武器成就了夺喉之刃的威名。

    “纳多队长,那些亡灵还有十分钟就会到达预定的伏击地点了!”一个黑暗精灵斥候朝纳多?基达尔说道。

    作为基达尔家族的卫队长,纳多同样也是暗夜之刃部队的指挥官,这是长久以来黑暗精灵们形成的习惯,无论是哪个家族掌控着这支部队,都会安排自己最信任的手下来掌控这股力量。

    “传令下去,夺喉之刃第三第四大队把守住正面,不要放任何一个亡灵通过,我会亲自带领暗夜之刃第一第二大队截断那些骨头架子的退路,今天,我会让那些混蛋知道,地下世界不是他们能够踏足的地方,黑暗精灵的事情也不是他们有资格置喙的!”

    随着纳多的命令,两支主要由黑暗精灵战士组成的队伍开始列阵,阵列后方是一些黑暗精灵暗影法师,而数量不多的暗影骑兵则跟着纳多绕了一个弯,朝亡灵大军的背后而去。

    在纳多离开后没多久,从远处的黑暗中,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蓝色光芒,很快,那光芒就密密麻麻的亮了起来,汇聚成了一片蓝色的海洋。

    “启动陷阱!”留下来指挥的黑暗精灵冷静的喊道,身处阵列后方的暗影法师们快速的颂唱起简短的咒语,数秒钟之后,大量的暗影爆弹被引爆,一时间,从地面上升起的紫色暗影光芒几乎覆盖了那片蓝色的海洋。

    然而,还没等黑暗精灵们欢呼,紫色的爆炸光芒消失之后,出现在黑暗精灵们面前的是足以让人觉得绝望的场景。

    仿佛一片地毯一样的亡灵海洋中,被暗影爆弹炸出来的一块块缺口还不到几秒钟,就被更多的亡灵给填满了,这让那些黑暗精灵们一度以为刚才那剧烈的暗影光芒只是一场白日梦,因为,看上去那些亡灵们的数量没有丝毫的减少。

    黑暗精灵指挥官咬了咬嘴唇,自从上一次阵营大战之后,就几乎没有人还能见识到如此数量的亡灵大军,上千年的时间过去之后,即使是黑暗精灵这种长生种,也很少有当初的老兵活到现在。

    “这些该死的骨头!”狠狠的咒骂了一句,黑暗精灵指挥官不得不抽出武器,“准备接敌!魔法师准备!”

    一般情况下,亡灵的作战方法很简陋,这些不死者几乎不会布置什么战术方针,这也使得其他种族普遍认为亡灵们的脑袋里面空空如也,除了腐烂的脑浆之外一无是处。

    但只有亲身经历过阵营战争的老兵,才明白,并不是亡灵们不会动脑子,而是他们认为没必要。

    任何的战术,都是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才需要考虑的东西,而亡灵,显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按照那些老兵们的说法,亡灵的战术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数量!

    一千个亡灵士兵不够,那就召唤一万个!一万个不够,那就十万个!再不够,那就再来十万!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相比于其他种族的士兵会恐惧,会害怕,会受伤,会逃跑,亡灵们丝毫不担心这些问题,亡灵士兵们不会要求居住环境,不会要求足够的食物和干净的饮水,不会害怕受伤和死亡,只要死亡力量还足以驱动他们的身体,这些毫无智慧的亡灵士兵们就会一往无前的发动冲锋,用数量淹没敌人,然后将他们变成自己的同伴。

    在前世,于斌和很多玩家一样,亲身体验过那种绝望,铺天盖地而来的亡灵,怎么杀都杀不光的亡灵,明明弱小的只需要砍一刀就碎,但却足以让自己砍到虚脱的亡灵!

    所以,前世几乎所有领主玩家都不愿意碰上亡灵族的领主玩家,每次听到对面一阵哈哈大笑,然后来一句:“给我a过去!”只要有点智商的都会转头就走。

    而现在,这些黑暗精灵们不得不面对同样的问题。

    还不到六百人的黑暗精灵,却要面对数量过万的亡灵,即使这些亡灵大多数都是骷髅僵尸食尸鬼这些低级亡灵,但仍然给黑暗精灵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既是身体上的,同样也是精神上的。

    所幸地下世界的地形限制了亡灵们的战果,并不宽阔的战场不足以让亡灵们获得足够的回旋空间,而暗影法师们的暗影法术也很好的弥补了黑暗精灵们稀少的数量,一时间,蓝色的海洋在紫色的峭壁前撞得粉身碎骨,不得不缓缓退下,然后不知疲倦的再一次冲击而上。

    另一边,纳多带着两百名暗影骑兵穿过一条地下通道,来到了亡灵的背后。

    看着不远处慢慢消失在黑暗中的蓝色光芒,纳多的脸上一改之前的凛然,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就让那些迪雷家族的蠢货去面对这些骨头架子吧,两个大队近六百人的精锐士兵,夺喉之刃失去这些士兵之后,就没办法再抗衡我的暗夜之刃了!”

    然而,还没等他得意多久,一股寒意悄然的笼罩了上来,让纳多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同时,原本漆黑一片的通道顶上,猛然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

    “??!”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纳多猛地将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看到一个从天而降的黑影将一名暗影骑兵扑倒在地,那声惨叫正是那个倒霉的暗影骑兵发出的。

    “怎么了?”纳多问道。

    还没等有人回答,仿佛下雨一般,密密麻麻的黑影从天而降!

    纳多眼疾手快的抽出长剑,将一个扑向自己的黑影狠狠的劈开,此时,他才终于看清这些黑影是什么东西。

    食尸鬼!

    和纳多以前看到过的食尸鬼不同,这些食尸鬼更像一只丑陋的大青蛙,躯体上还残留着大半的血肉,四肢的前端,手掌和脚掌上则穿戴着由简陋的铁片制作成的利爪,想来,这就是这些食尸鬼能够扒在顶壁上的原因了。

    这些从天而降的食尸鬼数量是如此的多,甚至让纳多觉得入眼之处尽是这些丑陋的家伙,他带来的那些暗影骑兵虽然实力不俗,但也架不住这种方式的突袭,纷纷被拉下坐骑,不得不变成一个步兵,背靠背的抵挡着这些食尸鬼的攻击。

    “该死的,住手,住手!你们这些该死的亡灵!我们是基达尔家族的暗夜之刃部队,是你们的盟友?。?!”纳多一边用手中的长剑劈开不断扑上来的食尸鬼,一边大喊着。

    回答他的是一只青黑色的手掌!

    势大力沉的手臂仿佛一根铁棍一样,毫无花哨的朝纳多的脑门抓了过来,被纳多的长剑格挡开的时候,甚至发出了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仿佛那不是由血肉构成的手臂,而是由精铁组成的武器。

    出现在纳多眼里的是一个个僵尸,这些通体青黑色的僵尸身穿简单的铁甲,护住胸口和脑袋,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压了上来。

    “铁骨僵尸!”纳多冷冷的叫出了一个名字,“该死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喜欢废话太多的猎物!”站在纳多面前的那个僵尸缓慢而清晰的说道,这无疑表明了这个僵尸和纳多一样,也是一个英雄级的存在,“你无法逃脱死亡的结局。”

    “就算你说的很有道理,也掩盖不了你是一个没脑子的僵尸的事实!”一个尖利的声音从纳多的身侧传来,纳多知道,这是刚才那个被自己劈开的食尸鬼,另一个英雄级的亡灵。

    纳多已经没有精力去管自己的手下了,他现在连自身都难保:“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亡灵的正规军团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喜欢回答问题。”

    “我觉得应该让他死得明白!”

    “闭嘴,你们这两个蠢货!”一个白色的幽灵从空中飘了过来,又是一个英雄级的亡灵,这让纳多彻底绝望了,“主人不想再这样浪费时间了!”

    (重新审了一遍大纲,发现再这么写下去,恐怕三百万字都打不住,就好像之前的乌鸦岭,本来我在第五卷的大纲里面定的是用十五章来完结的,结果写完才发现足足超了一倍!所以,我决定之后的剧情要加快,真要写三百万字,我恐怕真会写到一半就太监掉。)

  • 撸起袖子加油干 扑下身子抓落实 2019-07-04
  • 特朗普威胁中国,如果中国报复性征收美国高关税,美国将征收中国额外关税,特朗普真流氓。难道中国是吓大的? 2019-07-04
  • 关键技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2019-07-03
  • 你没有意识到,也许做空气更好 2019-06-29
  • 北京地铁年内有望试点“刷脸”进站 2019-06-28
  • 来自学的大学课本根据马克思著作编写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 2019-06-26
  • 这个问题,不是我们那些学者所讲的,国家崛起美国害怕了。而是美国舞着大棒,配合国内的资本共同讹诈。 2019-06-25
  • 阴雨天气 家居物品该如何防霉 2019-06-25
  • 越南“反华”游行中 一名美国人被捕 2019-06-23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6-18
  • 千年不倒,豪宅碉楼 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8
  • 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出台 2019-06-07
  • 风水神话的神话无穷无尽,小资产阶级都被逼成了城市无产阶级了,还在制造着神话 2019-06-07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5-31
  • 阳泉发现一枚疑似炮弹 警方迅速处置 2019-05-31
  • 中国足彩网靠谱吗 快乐12玩1组3任多少钱 全民飞机大战有没有挂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在线客服 热血传奇客户端下载 体育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乐游美人捕鱼 为什么关闭正好彩票网 河北快3形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图2 第五人格撞门后 网络博彩 马戏团送彩金 主机游戏卡带 比基尼派对小游戏 篮球巨星豪华版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