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会了脆皮炸香蕉 再也不会把香蕉放到烂啦-美食资讯 2019-04-20
  •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04-20
  • 给你商品加高额关税,或者某些商品不卖给你,或搭配什么条件才卖给你,这是不是标榜的市场经济、贸易自由啊? 2019-04-15
  • 笋溪河特大桥相关新闻 2019-04-15
  • “阶级分析”是解释当下房地产各种现象最准确的理论;房地产金融资本在与国家民族对赌(原创首发) 2019-04-10
  • 江西应用科技学院成立人工智能学院,民办高校加速人才布局 2019-04-04
  • 【专题】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04-02
  • 中国军队:空军大飞机——战略空军的重要标志 2019-04-02
  • 饮水思源感党恩 争做新时代好群众 2019-03-30
  • 重庆举行龙舟赛迎端午 2019-03-30
  • 当厕所被吹上天 场面有些凌乱 2019-03-29
  • 父亲节,你知道 有几成“男人装”? 2019-03-25
  • 2026世界杯花落北美三国 2019-03-25
  • 名下有未报废车辆但驾照到期能否更换新驾照? 2019-03-22
  • 百度Apollo量产落地,全线智能驾驶产品亮相CES Asia 2019-03-22
  • 057 城破
    作者:神秘男人      更新:2019-02-11 19:01      字数:3238
        出现在梅山药铺的这群人,虽然人数不多,却个个都是高手!

        不提围攻陈四龙、赵平拓的四位内气境界高手,就算是其他的人,也不是易于之辈。x23us.com

        面对这群虎狼之辈,武艺稀疏的梅山药铺众人,如何能敌?

        不过片刻功夫,药铺前后院已是尸横遍地,残肢断臂,不知多少人惨嚎不止。

        剩余的人,沿着一个个倒塌的墙壁破口朝外狂奔,嘶吼着妄图吸引外面人的注意,获得救援。

        殊不知,他们的这种做法恰恰容易被针对,就算逃出一段距离的人,也会被人追上杀死。

        衣衫不整的石少游跟着两个老师傅身后,正一脸惊慌的趁着黑夜往外逃窜。

        他们一行本有七个人,等到躲过药铺里面的杀戮,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了。

        不过逃生的希望就在眼前,只要他们能跨过眼前这条后巷,活下来的可能性就会大增!

        “哒……”

        眼瞅着就要来到后巷末端,最前面的那人却猛然止住脚步,身躯颤抖的看着前方。

        在暗淡的月色下,一位双手抱臂,斜靠着墙壁的人影好整以暇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好汉,我们只是药铺打工的!”

        李师傅半辈子都在梅山药铺厮混,可以说没有梅山药铺,就没有他。

        但此时,他却急急撇清自己与药铺的关系,抱着双手朝对方求饶:“不管你们是为何找上门来,都与我等无关,还请高抬贵手,饶过我等一命!我等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呵……”

        前方那人身躯摇晃,从墙上直起身来,语声轻挑的开口:“如果你们不走这条路,放过也就放过了。既然你们出现在我眼前了,再放你们一马,就太说不过去了!”

        “哎!只能怨你们太倒霉,走哪里不好,偏偏走我看守的地方?!?br/>
        “李师傅,小心!”

        对方话音一落,石少游已经察觉不妙,急声大喝。

        奈何,他的提醒,依旧是太迟了!

        “呲……”

        寒光一闪,对面阴影之中的那人手上突然探出一个爪形兵器,瞬间划过李师傅咽喉。

        他的速度极快,李师傅虽然也曾练过武艺,却根本来不及闪避,只觉咽喉一凉,浑身气力就瞬间散去。

        夜色中,从咽喉处喷洒出的血液似乎也变成了黑色,在虚空中漂浮、溅射,透着股凄厉的美感。

        那人似乎尤其喜欢这种景色,冒着绿光的双眼微微眯起,把染血的钢爪放在嘴边,轻轻舔舐。

        “??!”

        石少游身旁的张师傅陡然惊叫,本就慌乱的精神瞬间崩溃,神情疯癫般朝着巷道末端奔去,浑然不顾那人的拦截。

        “嘿嘿……”

        那人身躯一侧,任由张师傅狂奔而过,只是在他身躯背对自己之时,双手之上的钢爪电闪而出。

        “噗!”

        那钢爪撕开躯体,从肉身之中探出黑糊糊的一物,刚刚出现的那一刹那,那物似乎还微微跳了跳。

        心脏!

        张师傅的心脏被人刨出来了!

        眼见着那没了心脏的张师傅犹在狂奔,却在巷道的尽头踉跄倒地,前伸的双手至始至终都未能从巷道里探出去,石少游心中不禁一片冰冷。

        “小子,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亲自来?”

        那人冷冷一笑,钢爪一甩,挂在上面的心脏就被扔在黑暗的角落里,不见了踪影。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但石少游却很清楚,自己肯定面无血色。

        “我跟你拼了!”

        一声怒吼,石少游运气提拳就朝着对方狠狠砸去,虽然他拼尽了全力,心中却是一片悲凉。

        “切!”

        一声不屑的冷笑,面前这人举步靠来,单爪一伸,就已经越过石少游的手臂,滑向他的咽喉。

        钢爪冰冷的寒气几乎紧贴肌肤,石少游身躯一紧,就在以为自己将要步两位师傅后尘之时,眼前这人面色陡变,身躯瞬间暴退。

        “彭!”

        一根乌黑棍棒电闪而至,穿过对方立身之地,撞入一侧的墙壁之中,深达数尺!

        “什么人!”

        钢爪刘七双眼眯起,身躯就如炸了毛的狸猫一般,死死盯着巷道后方。

        “呼……”

        他话音未落,又是一团黑糊糊的影子砸了过来。

        “死!”

        刘七面色一紧,身躯旋转着迎了上去,双爪如双龙探珠,猛地擒住那袭来的黑影。

        不对!

        “彭!”

        刘七抽身倒退,低头朝着脚下的黑影看去,脸色不禁一变。

        “石头!”

        这个袭来的物体,竟然是在药铺里面清场的同伙,这个名叫石头的人,一身硬功,殊为不凡。

        但此时,此人却胸骨凹陷,又被自己捅了两记,死的不能再死!

        “滚开!”

        没等刘七从心中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个强壮的身影就从巷道之中冲了过来。

        狂冲而来的孙恒踏地、抖身、击掌,大摔碑手轰然击出。

        “高手!”

        刘七眼眸一缩,身躯滴溜溜转了起来,手中奇异兵器金龙抓接连抖动,根根钢爪迫开劲风,迎向对方的双掌。

        他有自信,只要对方被自己双爪缠住,就能在第一时间把对手的一双手臂剥皮削骨!

        “彭……”

        掌爪对撞,孙恒身形不变,刘七却贴着地面倒退丈余,双手轻颤。

        “这不可能!”

        对方只是血肉之躯,如何能与自己的钢爪抗衡?

        “孙恒?”

        石少游呆呆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脑子里还未回过神来。

        “嗯,是我?!?br/>
        孙恒晃了晃手腕,虽然有着那不惧刀兵的手套,但那股子震荡力,却依旧不小。

        “等下你快走,我先拦一拦!”

        “??!”

        “别废话,没有时间了!”

        回首看去,药铺那里已经燃起汹汹大火,如无意外,赵平拓怕也已经被人解决了。

        到了那时,那四位内气高手腾出空来,不论遇到哪一个,孙恒也毫无把握。

        对面的刘七止住身形,面色冰冷的直视孙恒:“是你杀了石头?”

        “石头?只能怪他运气不好!”

        孙恒眼神扫过地上的尸体,闷声冷哼:“他拦住谁不好,偏偏拦住我的去路。拦住我的路也就罢了,还不自量力的朝我出手,他自寻死路,难道我还要客气不成?”

        “好??!好??!”

        钢爪双眼眯起,狠狠的盯着孙恒:“想不到,梅山药铺竟然还有你这么一位高手!”

        “高手算不上,但杀几个盗匪,还不在话下!”

        孙恒深吸一口气,十三横练运转全身,陡然闷哼一声,跨步朝着对方逼去。

        情况紧急,可没有时间跟他废话!

        “石少游,你先走!”

        “想走?休想!”

        刘七飞扑而来,冷声怒喝。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孙恒的身躯节节暴起,全力以赴的十三横练让他的肌肤透着股黝黑的金属色泽。

        右手一涨,手臂上筋肉鼓起,黑青的筋蕴含着庞然巨力,单掌前击,一股螺旋形的气场,已经死死锁定了刘七。

        大摔碑手磨掌大摔碑!

        “金龙探爪!”

        前扑的刘七呼吸一滞,来不及阻挡石少游,身躯一缩一弹,就如蜷缩的蟒蛇陡然暴起一般,双爪带着呼啸劲风,猛然撞在孙恒的右掌之上。

        “彭!”

        狂飙的劲气,在巷道里回荡,孙恒身躯后仰,止住步伐。

        而那刘七,则是旋转着朝着后方暴退,头晕眼花之中,就连左手的钢爪,也不知掉落到了那里。

        “再来!”

        孙恒双眼一眯,强行压下体内狂涌的气血,急踏几步,再次一掌拍出。

        “啪!”

        这次的声响不再是势均力敌。

        刘七手臂一折,惨叫一声,就朝着后方暴退。

        “轰……”

        远处烈焰狂涌,马蹄声震动天际。

        “贼人进城了,贼人进城了!”

        “杀!”

        如同海浪般的呼啸声从远处响起,让孙恒脸色一白,再也顾不得击杀面前的对手,选了一个方向,猛地穿了过去。
  • 学会了脆皮炸香蕉 再也不会把香蕉放到烂啦-美食资讯 2019-04-20
  •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04-20
  • 给你商品加高额关税,或者某些商品不卖给你,或搭配什么条件才卖给你,这是不是标榜的市场经济、贸易自由啊? 2019-04-15
  • 笋溪河特大桥相关新闻 2019-04-15
  • “阶级分析”是解释当下房地产各种现象最准确的理论;房地产金融资本在与国家民族对赌(原创首发) 2019-04-10
  • 江西应用科技学院成立人工智能学院,民办高校加速人才布局 2019-04-04
  • 【专题】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04-02
  • 中国军队:空军大飞机——战略空军的重要标志 2019-04-02
  • 饮水思源感党恩 争做新时代好群众 2019-03-30
  • 重庆举行龙舟赛迎端午 2019-03-30
  • 当厕所被吹上天 场面有些凌乱 2019-03-29
  • 父亲节,你知道 有几成“男人装”? 2019-03-25
  • 2026世界杯花落北美三国 2019-03-25
  • 名下有未报废车辆但驾照到期能否更换新驾照? 2019-03-22
  • 百度Apollo量产落地,全线智能驾驶产品亮相CES Asia 2019-03-22
  • 巅峰玩家德州扑克 网上真钱扎金花 彩客网比分直播 新疆喜乐彩开奖基本走势 北京赛车pk10开奖号 篮球让分胜负客胜主胜 中国福利彩票3d官方字谜 体彩6+1开奖结果18137 幸运彩票软件 竞彩篮球大小分支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网 7星彩中5等奖多少钱 生肖时时彩开奖视频 菲律宾彩票网站有那些 腾讯彩票赠送 深圳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