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哪儿农民?请说实话[微笑] 2019-05-22
  • 科睿唯安发布年度研究报告:《2017年全球百强创新机构》 2019-05-22
  • 帮助孩子成为优秀的人:如何训练孩子的联想思维 2019-05-19
  • 什么是幸福 ——“幸福死了”与“健康长寿” 2019-05-19
  • 候选案例: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 2019-05-15
  • 豆浆-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15
  • 有道数学连续5周获App Store推荐 2019-05-06
  • 北大附小四年级举行第一学期阅读工程启动仪式 2019-05-06
  • 巢湖今年首个虾汛开湖 1600多户渔民下湖捕捞 2019-05-04
  • 新华社评论员:向着伟大梦想阔步前进——写在“中国梦”提出五周年之际 2019-05-04
  • 学会了脆皮炸香蕉 再也不会把香蕉放到烂啦-美食资讯 2019-04-20
  •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04-20
  • 给你商品加高额关税,或者某些商品不卖给你,或搭配什么条件才卖给你,这是不是标榜的市场经济、贸易自由啊? 2019-04-15
  • 笋溪河特大桥相关新闻 2019-04-15
  • “阶级分析”是解释当下房地产各种现象最准确的理论;房地产金融资本在与国家民族对赌(原创首发) 2019-04-10
  • 第五十四章 凭什么
    作者:叮当喵      更新:2019-02-03 19:24      字数:3578
        这个电话打的还真是时候,安恬羽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下意识皱起了眉头,迟疑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键。

        电话竟然是陆浩铭打过来的,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显然是喝了很多的酒:“小羽,能过来陪陪我吗?”

        安恬羽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又有些犹豫:“陆学长,你喝了很多酒吗?”

        陆浩铭没有否认:“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来陪陪我好么,就一会儿就好!”

        安恬羽虽然觉得,自己不合适去见他,可是想起来他之前帮过自己的那些忙,又不忍拒绝。

        她正犹豫,冷不妨一边的祁思思就把手机从她手里夺了过去:“陆学长,你现在在哪???”

        陆浩铭先是一愣,然后把自己的地址报了出来。

        祁思思回道:“好了我知道了!”然后把电话直接挂断了。

        安恬羽蹙眉望她:“你这什么意思,我还没决定过不过去?!?br/>
        祁思思绷着一张小脸:“这大晚上的,你过去当然不合适,我叫个人送他回去就好?!?br/>
        她说完,就直接给自己家里的司机打回去电话,让他按照刚才陆浩铭给出来的地址,开车过去。

        服务生已经把菜上齐,安恬羽垂着头默默的吃饭。

        祁思思挂了电话:“你放心吧,我的司机马上就过去了,一定会把陆学长安然无恙送回去的,就算他不肯回去,司机也会留在那边盯着他,不会有事的?!?br/>
        祁思思虽然很多时候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是,真正遇到什么事情也安排得头头是道。

        “嗯!”安恬羽点点头:“思思,我和你二叔的事,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就是担心你知道了以后会不高兴,而且我也不确定我们能走到哪一步?!?br/>
        祁思思笑着摇摇头:“你啊,让我说你点什么好呢,我可是巴不得有一天能叫你一声二婶呢,你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你们的?!?br/>
        安恬羽抬起头来:“谢谢你,思思?!?br/>
        祁思思皱眉:“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种客套话么?”

        安恬羽笑了笑,的确,她和她之间真的没必要说这种话。

        祁思思吃的津津有味:“不过也奇怪了,苏小妍是怎么知道的你们的事呢?!?br/>
        安恬羽这时候起身:“我去下卫生间,回来再和你聊!”

        她出了包厢的门,然后沿着走廊往卫生间的方向去。

        才走出去几步远的距离,却忽然听到一阵吵嚷声。

        安恬羽愣了一下,然后循着那声音望过去,就见一伙人正围着一个人在打。

        被打的那个人给圈在当中,看不到脸,不过从声音上,可以听得出来,那应该是个男人,此刻他一个劲儿的告饶:“下次不会了,等我这次开张,马上还你们的钱,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br/>
        对于这种事情,安恬羽一向能躲多远是多远,今天也不例外。

        她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打算去楼下的卫生间。

        可是才走出去几步远,她又停下了步子,因为她觉得那个男人的声音很是熟悉。

        不过,安恬

        羽并没有马上过去。

        几个打人的也没有要下死手的意思,很快离开,路过安恬羽身边的时候,有人望了她一眼:“今天的事你就当没看见知道么,不要多管闲事,不然对你不客气?!?br/>
        安恬羽没有言语,等着他们进了电梯,自己才走过去已经鼻青脸肿的安世东身边。

        安世东身上很多外伤,看上去很是狼狈,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很意外安恬羽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面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站起身,一面问一句:“你怎么会在这?”

        安恬羽皱着眉头:“你又惹什么祸了?”

        安世东摸一把唇边的血:“看到我给人打还不管不问的,安恬羽,你真过分!”

        安恬羽冷笑:“你给人打也不是头一次了不是,我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我也不想重倒舅舅的覆辙,而且我也不信他们会无缘无故打你,给你点教训也挺好的?!?br/>
        安世东显然有气:“安恬羽,你真的很过分知道么,上次让你帮忙找工作你不肯,这次又见死不救,我会记着你对我的这些好的!”

        他说完,就向着电梯的方向离开,看样子应该伤的并不重。

        安恬羽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你去医院先把伤口处理一下,然后再回家知道么,别让舅舅给你操心了?!?br/>
        安世东转过头:“可是我没钱去医院怎么办,表妹给我拿钱么?”

        安恬羽脸色发白,她还真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

        “上次因为你的关系舅舅摊上官司,我就借了一大笔钱,然后舅舅给你气的犯病,你脚底抹油跑了,我又付了几万的饭钱酒钱,安世东,你以为我是大款么,可以随时随地给你打秋风?”

        安世东似笑非笑的看她:“你不是大款,可是当有钱人的情人不是和大款也没什么两样么,再多的钱你也拿的出来不是!”

        安恬羽给他气的脸都白了:“我真是懒得理你,安世东,以后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知道么!”

        安恬羽回到包厢的时候,祁思思望着她的眼神有点异样:“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安恬羽叹气:“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那是我的表哥,舅舅唯一的儿子!”

        祁思思点点头:“我看你好长时间没出来,就出去瞧瞧,结果看到你们在一起说话,你这个表哥,还真是名不虚传?!?br/>
        安恬羽叹气:“我舅舅这辈子,真的是操心的命?!?br/>
        祁思思一面夹菜一面开口:“你觉得他如果有份收入好点的工作能不能收敛点,我倒是认识很多朋友可以帮忙安排?!?br/>
        她刚刚只在外面站了一会,听到了安世东之前的一番话,并没有听到他后来的无赖话语,以及安恬羽对他的声讨,不然以她的性子,一定给气的火冒三丈,更别提想要帮忙安世东安排工作了。

        安恬羽想也没想的摇头:“不必了,他那个人到了哪都是个麻烦?!?br/>
        祁思思听她这样说,也就不再坚持,点了点头:“噢!”

        门外,这时好像有什么异样的响动,让两个人都愣住了,吃个饭而已,难道也会给人偷听?

        安恬羽起身,拉开门去看,就见安世东的背影正消失在电梯里。

        身后的祁思思问一句:“怎么回事小羽,外面有人么?!?br/>
        安恬羽没好气的回一句:“没人,是只野猫?!?br/>
        祁思思一副震惊神情:“酒店里也会有猫,不会吧,是不是你看错了?”

        安恬羽否认道:“我看的清楚着呢,就是一只不安好心的野猫?!?br/>
        ……

        两个人吃完饭,出了酒店的门,时间就已经不早。

        祁思思打算送安恬羽回去出租屋,安恬羽担心她回去的晚了,何露又会发脾气,所以就执意要自己坐公交回去。

        两个人这里正相持不下,忽然听到有人叫祁思思的名字:“祁思思,我打你电话干嘛不接?”

        两个人齐齐的抬头望过去,不远处一辆惹眼的豪车里下来的,竟然是何露。

        这么晚了,她怎么会过来?

        安恬羽脸色有点难看,打招呼:“何阿姨!”

        何露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祁思思皱着眉头,从手袋里面拿出来自己的手机看一眼:“噢,手机没电了,妈你找我有事???”

        何露脸色阴沉,不由分说把她的手机接过去,按上开机键,手机就一下子亮了起来:“没电了,怎么还能开机?”

        祁思思一张小脸已经白了:“大概是我不小心碰了关机键吧,我还以为没电了呢,不过妈你这么晚急着找我什么事???”

        何露冷笑:“你以为就你这点小伎俩,还能糊弄我吗?说好了让你晚上回去吃饭,见见张翰,你不回去也就算了,竟然还和我失联,胆子大了哈?!?br/>
        “天啊,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逼钏妓际咕⒁⊥罚骸奥枘阏娴奈蠡嵛伊?,我不是故意玩失联?!?br/>
        何露不再继续理会她,转望向她身边的安恬羽:“安小姐,其实上次的事情以后,我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谈谈,今天既然凑巧遇上了,那就不用另外约时间了?!?br/>
        安恬羽点点头:“阿姨,有什么话就请讲吧?!?br/>
        祁思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妈,上次的事情和小羽没有一点关系,您没必要和她谈什么的?!?br/>
        何露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她的抗议,依旧望着安恬羽:“我们陆家不是一般的人家,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那些媒体就会大做文章,这一点,像是你们这些平头百姓是体味不到的?!?br/>
        安恬羽其实从她一开口,就已经猜到她要和自己说什么:“阿姨,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绝不再拉着思思喝酒?!?br/>
        何露脸上的笑容有些异样:“我不只反对她和你一起去喝酒,我还反对她老是和你在一起,因为,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对她不会有任何的好的影响?!?br/>
        安恬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没有血色。

        她没想到,祁家人竟然对自己如此的排斥。

        一边的祁思思一下子忍无可忍:“妈,你难道不觉得你很过分吗,干涉我交男朋友也就算了,连我交女朋友你们也要干涉,凭什么???”
  • 你是哪儿农民?请说实话[微笑] 2019-05-22
  • 科睿唯安发布年度研究报告:《2017年全球百强创新机构》 2019-05-22
  • 帮助孩子成为优秀的人:如何训练孩子的联想思维 2019-05-19
  • 什么是幸福 ——“幸福死了”与“健康长寿” 2019-05-19
  • 候选案例: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 2019-05-15
  • 豆浆-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5-15
  • 有道数学连续5周获App Store推荐 2019-05-06
  • 北大附小四年级举行第一学期阅读工程启动仪式 2019-05-06
  • 巢湖今年首个虾汛开湖 1600多户渔民下湖捕捞 2019-05-04
  • 新华社评论员:向着伟大梦想阔步前进——写在“中国梦”提出五周年之际 2019-05-04
  • 学会了脆皮炸香蕉 再也不会把香蕉放到烂啦-美食资讯 2019-04-20
  •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04-20
  • 给你商品加高额关税,或者某些商品不卖给你,或搭配什么条件才卖给你,这是不是标榜的市场经济、贸易自由啊? 2019-04-15
  • 笋溪河特大桥相关新闻 2019-04-15
  • “阶级分析”是解释当下房地产各种现象最准确的理论;房地产金融资本在与国家民族对赌(原创首发) 2019-04-10
  • 新疆时时彩票中奖号码 pk10双面新凤凰 校园足球 上海时时乐跨度走图 庞博真钱二八杠 七星彩1984期规律图 深圳福彩中心在哪 极速飞艇能玩吗 快3开奖号码 老时时彩开奖走势图360 竞彩篮球大小分的规律 幸运武林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网 云南省福彩中奖新闻 彩客网电脑版本 体彩31选7走势图